焦大自媒体——互联网创业及seo营销媒体!

SEO排名
SEO排名
SEO排名

张小龙的微信工具和其他的互联网工具

时间:2017-01-01 00:27 来源: keso怎么看 作者: keso

在12月28日的微信公开课上,微信之神张小龙再次阐释了他的“用完即走”的产品理念,他坚持认为,微信是个工具,工具以帮助用户提高效率为天职,他说:

微信张小龙

我认为微信是一个工具,这是一个非常宏大的目标。我并不认为一个工具是一个很低层面的东西,事实上人类从原始人进化智能人类的过程,就是因为人会制造工具,我们所用的绝大部分的产品本质上来说都是工具。但是工具有好坏之分,能够做一个非常好的工具其实难度是非常大的。但是如果说我们要做一个平台,我会不知道我们要做什么。一个好的工具应该有一个很强的属性,就是提高效率,用完即走。

 

实际上科学家已经发现,人并不是惟一会制造工具的动物,非洲的某些黑猩猩种群就善于把草叶树枝修整成合适的尺寸,伸进白蚁窝里钓白蚁吃。有些乌鸦也善于利用修整过的木棍儿从树干上的虫洞里把虫子挖出来,甚至懂得将铁丝的一端弯成钩形,用来钓出细长圆桶里的物体。

 

当然它们的“工具”很粗糙简陋,但你得承认,这些工具实用,有效率,就像人类最初制造的石刀、石斧一样,粗糙简陋,但实用,有效率。人类的进步,确实伴随着不断改进工具和制造新工具的过程,工具当然不是低层面的东西,但我们说工具很重要的时候,其实是说工具的整体,而不是某一件工具。就如同我们说科学家很重要,说的是作为一个整体的科学家,而不是某个特定的科学家很重要。但我们常常把这两者搞混。

 

2016年5月我写过一篇文章《工具的宿命》,探讨了互联网工具叫好不叫座的尴尬宿命。在我看来,一个好的工具就应该通过直接售卖来实现其价值,一把精致、顺手、高质量的锤子,不卖了,改为免费送,这注定是条邪路。做锤子的人要通过让锤子联网,并且弹广告来获取收益,这种商业从一开始就已经扭曲了。

 

在互联网上,坚持卖工具的,几乎都是小团队和个人开发者,而且常常承受不住免费工具的击打。而做免费工具,没准儿就成了下一个猎豹移动(实际上猎豹移动也在努力摆脱工具的宿命)。所以问题就变成了:你想做一个生存艰难但或许可以传给后代的小本生意,还是做一个风光荣耀的独角兽?结论显而易见,想做大,就免费。但是,好好的工具,一放上广告就变得讨厌,对一部分用户来说,还不如收费呢。

 

刚刚在香港上市的美图,以及即将在创业板上市的墨迹天气,可以说是两家典型的做免费工具的互联网公司,在各自领域都拥有一骑绝尘的巨大优势。

美图工具

在拍照及图片处理类别中,前十大应用中半数为美图旗下产品。

墨迹天气

在天气类别中,墨迹天气一家的活跃用户数,比它之后九家之和还要多。

 

它们的工具做得不可谓不好,用户不可谓不少,市场不可谓不成功,但却没有取得与之匹配的重要性和市场价值,因为它们终究只是“用完即走”的工具。墨迹天气的绝大部分收入来自广告,但CEO金犁认为,未来的天气数据服务潜藏着巨大的商业价值。这就像一个做锤子的说,锤子现在赚钱靠广告,未来可能靠木材和墙体硬度数据赚钱。

 

对美图的CEO吴欣鸿来说,商业模式更加尴尬。美图的产品在影像处理领域有着碾压式的优势,但美图绝大部分营收却来自手机。美图手机三年134万台的销量,在手机市场几乎可以被忽略。这就像一个做锤子的的说,锤子送出去的多了,钉子可能也会多卖一些。

 

这还是中国最好、规模最大的互联网工具公司,大量的优秀的工具产品,被完全淹没在不为人知的角落。其中的部分佼佼者,或许可以凭借批量的优质工具养活自己,比如沈一鸣和他的团队,更多的工具应用生生死死,没人在意。如果微信也是个工具,谁不想做一个这样的工具呢?

 

通信网络和社交网络不应再被看作是简单的工具,因为这两者具有网络效应,即网络的价值等于网络节点数的平方。具有网络效应的工具,其自身的质量对用户的选择和使用影响不大,换句话说,工具本身的好坏并不决定用户的选择,决定用户选择的是网络的规模,和其他人的选择。过去我并不喜欢QQ,但因为我的朋友们都用,我也不得不用,QQ的质量与我是否用它几乎没有关系。

 

尽管张小龙喜欢“工具”这个词,但这个工具跟吴欣鸿、金犁和沈一鸣他们的“工具”真的不是一类东西。工具瞄准的是一个个具体的问题,并提供解决方案;微信在很多时候已经不是自己来解决问题,而是让别人来解决问题,并为解决问题的人提供便利。这就是平台,张小龙说平台会让自己不知道要做什么,我理解这是一个工程师多年形成的亲自解决问题的思维惯性。微信发展到今天,越来越不需要微信亲自解决用户的问题了。

 

张小龙称微信为“运行程序的程序”,其实就是平台的一种谦虚的说法。让用户“提高效率,用完即走”的微信小程序,也不是由微信官方提供,而是由大量的第三方提供,微信的角色定位已经发生转变,如果微信继续固守工具的定位,其实不利于服务好微信平台上那些真正的工具开发者。这就好比我们希望政府作为公平和秩序的维护者,最好不要同时下场当运动员。

 

前几天参加微信公开课,有一个最深切的感受,即原创思维已经是微信深入骨髓的思维方式,从2012年公众平台的发布,到9天后就将正式推出的小程序,微信不断突破人们的想象力。这种原创思维,既是一种独立者的自信,也是一种领先者的自觉。同时我也非常欣赏微信团队积极务实的工作态度,张小龙的主题演讲根本就是在与台下听众谈心,没什么豪言壮语、宏大叙事,让很多习惯了“那种”演讲的人不太习惯。但在工具和平台这件事上,我还是认为,张小龙需要一次观念升级。

围观: 次 | 责任编辑:焦大

回到顶部